云顶国际 收藏拍卖 他是友好邻邦今世美术理念的带动者,以此展现出那不常代书法家在中华价值观语境中的浓烈艺术搜求

他是友好邻邦今世美术理念的带动者,以此展现出那不常代书法家在中华价值观语境中的浓烈艺术搜求



云顶国际 1

云顶国际 2

云顶国际 3

2018年11月21日晚,中国嘉德2018秋拍“华郦藏臻—亚洲重要私人收藏专场”在北京嘉德艺术中心举槌。本场36件作品上拍,其中,吴冠中《故宫白皮松》以咨询价形式上拍,2000万元起拍,2500万元落槌,最终成交价2875万元。

自20世纪现代艺术发展至今,一代代中国艺术家们用多样的艺术语汇描绘着心中的至美风景,传达出自身在环境中的个人化心境,今秋,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特推出随艺术家赏天下美景专题,邀请大家一同走进这些跨文化、跨时空的杰出画作,欣赏那些沉淀在艺术家心底的一路风景。

在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吴冠中无疑是一位具有特殊意义的人物,无论是艺术思想还是创作实践,都在同时代中国画家中独树一帜,他是中国现代绘画观念的推动者,也是中国艺坛的具有颠覆性力量的行动家。

吴冠中《故宫白皮松》1975年

京华烟云

■ 吴冠中 印尼小市

布面 油画 72.5×54cm

方君璧 颐和园铜狮 1943年作

60 92 cm

​“帝王之家的树木中,我很喜欢白皮松。白皮松亮堂,干枝上色块斑驳,淡青粉绿是主调,偶见微红,突然又会闪出几处墨黑的笔触,那是枯死的断枝,衬托干枝显得更加通体透明,最是油画的好题材。它分枝潇洒,曲折,多韵律节奏感,而松针分布均匀,疏而漏,筛下星星阳光,满地婆娑。故宫、京山、团城、北海、颐和园、十三陵……都拥有高大壮实的白皮松,有几棵最华贵的都曾享有过皇帝的年俸呢!”

布面 油画 6173.5cm

1994年

——吴冠中

1930年后,方君璧与丈夫曾仲鸣告别法国,回到国内定居,并在1943年到北京拜访齐白石,以中西融合的独有技法为其画像,而同年创作的《颐和园铜狮》也借助京城代表性的文化景观,传达出对本土物象的深厚情感,以此显示出这一时期画家在中国传统语境中的深入艺术探索。

布面 油画

1970年后,吴冠中迎来了艺术创作关键的转折时期,历经60年代中期的文化浩劫,他于1972年重拾画笔,开始了源源不断的创作。1973年,吴冠中定居北京,在得到极大改善的创作环境下,开始了各类写生实践,他凭借多年的写生经验与创作积累,使作品的色彩处理达到了艺术生涯的高峰,表现形式也有了明显的突破。他在具象表现中融入更多的主观创造性,用写实形式营造一种独到的视觉美感,从而使笔下的自然风景兼具几何与色彩之美,为后来的墨彩画创作奠定了重要基础。

宋步云 景山白皮松 1948-1953年作

中国嘉德 2016秋拍

1973年,吴冠中受邀与黄永玉、袁运甫、祝大年共同为北京饭店绘制巨幅壁画《长江万里图》,他和妻子先后从农村返回北京什刹海前海北沿的“会贤堂”寓所,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开始如饥似渴地开展创作,背着沉重的画箱到处去写生积累素材,并逐步探索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创作于1975年的作品《故宫白皮松》在吴冠中的艺术发展线索中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是他的艺术在经历了中断之后,重新发展并逐渐走向成熟过程中的重要作品,这一时期比较重要的作品还包括《冬日白杨》、《太湖鹅群》、《鲁迅故乡》等。

布面 油画 65.553cm

发表:

《故宫白皮松》是画家在故宫御花园中写生而成,这件作品的构图颇为独特,主体表现的是一棵遒劲斑驳的白皮松老树,它刚正不阿,顶天立体,画面下部五分之四的空间都被树后的假山占据,只在左上角树枝交错处露出宫室一角。整幅作品以富有变化的灰色调为主,斑驳的老树与假山石的色彩关系既融为一体,又很好地凸显出了前后的空间关系,加上整个画面采用了仰视的视角,将空间关系向上推远,老树与宫室相得益彰,在孤寂萧索的氛围中融入了历史的沧桑之感。但是,这件作品的重要之处却并不在于画家描绘的对象,而在于它显示出艺术家在个人风格发展的过程中追求形式美的重要探索,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言:“形式美的基本因素包含着形、色与韵,我用东方的韵味来吞西方的形与色。”

1946年,宋步云应徐悲鸿之邀北上,参加筹建国立北平艺专的工作,被聘任为副教授兼庶务主任、代理总务主任。来到北平后,宋步云创作了多件以京城景致为题材的风景佳作,中央美术学院即馆藏一件以美院为表现对象的《白皮松》精品。本件《景山白皮松》描绘的是上世纪40年代的北京地安门,1954年为整治城市道路交通,此处被彻底拆除,《景山白皮松》清晰地记录了当年地安门历史景观的原貌,成为珍贵的历史记忆。

1《寰宇觅知音吴冠中九十年代作品选》,P100,外文出版社,北京,1995年出版;

吴冠中 故宫白皮松 1975 年作

2《吴冠中精品选集》,P34-35,艺达作坊,1996年10出版;

布面 油画 72.554 cm

3《吴冠中绘画艺术与技法》,P35,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10月出版;

帝王之家的树木中,吴冠中最喜欢白皮松,曾以故宫御花园白皮松为表现题材创作过多件作品,本件《故宫白皮松》即为其中最精彩的一件。面对白皮松,吴老有言:御花园里多白皮松,富贵之松、皇家之松,并享有年俸。而我见到的是斑点之美,错落之美,山石与干枝的亲昵。克里(P.Klee)有同感否。

4《中国当代艺术选集(1)吴冠中》,P140-141,台湾山美术馆,1997年6月出版;

吴冠中 后海 1973 年作

5《无涯惟智吴冠中艺术里程》,P235,香港艺术馆,康乐及文化事务署,2002年3月出版;

布面 油画 4591 cm

6《吴冠中作品收藏集I》,P192-193, 人民美术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

1973年,吴冠中受邀与黄永玉、袁运甫、祝大年共同为北京饭店绘制巨幅壁画《长江万里图》,他和妻子先后从农村返回北京什刹海前海北沿的会贤堂寓所,《后海》描绘的则是吴老什刹海寓所周边的京城小景。画面中茂盛挺拔的树木在后方建筑的映衬下更显苍翠欲滴,带有春夏之际独有的勃勃生气;下方以行人点缀的街道则使画面充满了本土化的人文气息。

7《吴冠中回顾展》,P105,香港美术馆,2003年出版;

泉城明珠

8《生命的风景吴冠中艺术专集III卷》,P60-61,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9月出版;

李超士 大明湖风景(七曲亭) 1964 年作 纸本 色粉 43.566 cm

9《大未来文化主体性的新东方美学》,P107,大未来画廊,台北,2007年4月出版;

1950年,李超士阔别执教20余载的杭州国立艺专来到山东济南履新,任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教授。济南美丽的大明湖畔成为其日日散步之处,也成为其艺术创作的重要冥想之所。大明湖历史悠久,早在郦道元所著《水经注》中便有记载:泺水北流为大明湖,西即大明寺。故而大明湖一带历代建筑甚多,素有一阁、三园、四祠、六岛、七桥、十亭之说。到了夏季,更是优美秀丽,湖上鸢飞鱼跃,荷花满塘,岸边杨柳荫浓。此作正是取材于大明湖的七曲亭一隅,据其家人回忆,时值盛夏酷暑,李超士对景写生长达2周之久,终成精品。

10《吴冠中全集第4卷》,P76-77,湖南美术出版社,2007年8月出版;

青岛港口

11《画眼》,P225,文汇出版社,2012年3月出版。

吕斯百 港口 1950-60年代作

展出:

布面 油画裱于木板 4662cm

1 无涯惟智吴冠中艺术里程,香港艺术馆,香港,2002年3月15日-5月12日;

《港口》为吕斯百1950年代于山东青岛的写生佳作,彼时在歌颂祖国,服务人民的时代号召下,作品以岸边往来如织的船帆为背景,描绘港口及附近贸易的繁忙场景,展现出新中国建设欣欣向荣的发展景象。

2 吴冠中回顾展,香港美术馆,香港,2003年。

南朝第一寺

吴冠中:

徐悲鸿 鸡鸣寺 1948 年作 布面 油画 47.565 cm

随心所欲不逾矩的探索精神

于南京中央大学执教期间,由于徐悲鸿收入微薄,一直住于丹凤街52号的中央大学宿舍。宿舍到学校画室途中便会经过鸡鸣寺,这座始建于西晋的寺庙是南京最古老的梵刹之一,自古有南朝第一寺的美誉。千年来历经兴衰,饱含深邃凝重的历史韵味,由此鸡鸣寺也成了徐悲鸿最为喜爱的写生地之一。《鸡鸣寺》利用厚实的笔触和古朴的色调描绘出古寺深沉而静穆的岁月凝重感,展现出艺术家对古鸡鸣寺、对故土深沉的情感回忆。

云顶国际,▲ 1994年吴冠中在印尼写生

杭州橘乡

1919年,吴冠中出生在江苏宜兴县,从17岁考入国立杭州艺专算起,吴冠中的艺术生涯整整超过七十年,其不拘传统,大胆创新的艺术性格和漫长而曲折的艺术历程曾经鼓舞和指导了一代人的艺术理想与实践,更在20世纪下半叶的中国画坛掀起一股创新热潮。吴冠中艺术的最大价值在于其可供观者不断发掘的形式美,不论是开阔平原还是田间一角,都能够在画面中建构出形式与结构关系,从而在同时代的主流画家中独树一帜,兼具大气磅礴与质朴之美。

倪贻德 橘乡 1964 年作 布面 油画 7192 cm

▲ 吴冠中在印度尼西亚写生

《橘乡》一作描绘的是南方橘园丰收时期的景致,杭州西部的台州、衢州盛产橘子,素以橘乡闻名。解放后,倪贻德的现代主义画风一直受到来自政治层面的打压,其艺术理念、抱负长期无法得以施展。《橘乡》则是他隐晦的表达自己的艺术主张的一件代表之作。参照西方现代主义美术史,观者可见《橘乡》对塞尚及现代主义艺术理念的致敬之意。

在进入杭州艺专后,吴冠中一直对传统绘画保持着浓厚兴趣,艺术气质发生了深刻变化,时任中国画教授的潘天寿不落俗套的创造精神也对吴冠中的绘画理念产生着巨大影响。1946年,吴冠中进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学习,在现代主义诸流派并行的活跃氛围中,艺术创作不但逐渐与西方艺坛同步发展,更同已有的传统教育紧密结合,使这一时期的创作显示出形式上的巨大变革和中西融合的崭新面貌。

梦里水乡

▲ 2002年3月,吴冠中在香港艺术馆画展海报前

陈逸飞 翡翠色调的水乡

70年代中期开始,吴冠中以旅行写生的方式进行艺术创作,并完成大量风景画,在每一幅取自不同地域与人文情怀的风景创作之中,都可以看出吴冠中对视觉形式的特殊洞见,他大胆截取静物的形式感,纯化物象本身的形体结构与色彩关系,从而突显出笔触的多变与色调的表现力,使画面充溢着生命的动感。吴冠中曾说:我爱绘画中的意境,不过这意境是结合在形式美之中,首先需通过形式才能体现。用绘画的眼睛去挖掘形象的意境,这就是我艺术生涯的核心……在此后的十年,吴冠中油画风格的变化与水墨画创作同步出现,笔法也越发轻快有力,这种跨越地域媒介的中国韵味是其长期在油画与水墨中辛勤耕耘的结果,显示出艺术家对东西文化与艺术的独特理解与感悟,他说:油画的民族化与国画的现代化其实是孪生兄弟,当我在油画中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将它移植到水墨中去,有时倒相对地解决了,这种绘画形式的对比,奠定了此后吴冠中跨文化、跨媒介表现的重要基础,并将吾道一以贯之的创造性实验融入一生的绘画创作之中。

1980 年代初作 布面 油画 105136 cm

▲ 吴冠中 印尼小市 (局部)

陈逸飞与周庄的结缘,起始于在美留学时期,他收到友人杨明义寄来的周庄风景照片,在好友的提议下将黑白的照片搬于五彩斑斓的画布之上,并于第一次纽约个展中一鸣惊人。80年代初,回国的陈逸飞踏上了发现周庄的旅程,此后他便一头迷醉在这片给他带来幸运的水乡美景里。《翡翠色调的水乡》描绘了周庄雨季的宁静街景,烟雨蒙蒙,如诗如梦。

然而,吴冠中最为重要的风格变化发生于90年代,这一时期,他逐渐摆脱了形与色的束缚,并投入大量精力于油画之中,在用色与刻画上显示出一种即兴的表现力,从而实现了从具象到抽象的转变,在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中找探寻出一种平衡。吴冠中曾说:我一辈子都在寻找,为此他相继游历了英国、日本、印尼、北欧等地,用创作构成了具有中国视角的异域风情序列。这些创作不是境外风土的简单重现,而是吴冠中在追寻本土绘画形式之美的发现与延展、对油画与水墨跨媒介表现的继续。

庞均 周庄双桥 2008 年作

▲ 吴冠中《红花宅院》 1994年

布面 油画 182227 cm

在印尼,与中国江南水乡或黄土高原完全不同的异域色彩为吴冠中的艺术创作提供了诸多可能,沐浴着热带阳光的印尼海洋,本身即包含着特殊的情韵,而吴冠中则选择用画笔为其赋予了新的生命。吴冠中这一时期的异域风情创作无不体现出超越题材的地域性,无论是乡野村镇还是城市街巷,都透露出浓厚的中国韵味,从70年代的质朴宁静,到90年代的绚烂深广,更反映出画家心境的自由趋向与随心所欲不逾矩的探索精神。

与陈逸飞一样,庞均也对极具中国传统建筑美感的周庄热爱之极。本件作品描绘了周庄最具特色的景观双桥,画面中鳞次栉比的房舍间点缀着丛丛绿意,渲染出宁静祥和的氛围。在表现手法上,庞均以其擅长的灰色调传达出水汽氤氲的江南韵味,流动的河水和静穆的房舍形成动静对比,使观者的视线沿着流水向远处延伸,融入到画面的悠远诗意之中。

▲ 吴冠中《夜咖啡》 1994年

桂林山水甲天下

此幅《印尼小市》(1994),是吴冠中的重要代表作之一,曾于2002年与2003年在香港艺术馆与香港美术馆多次展出,并收录于《寰宇觅知音吴冠中九十年代作品选》(1995)、《无涯惟智吴冠中艺术里程》(2002)、《生命的风景吴冠中艺术专集》(2003)等诸多权威画册。画面中斑斓夺目的色块营造出异域多彩的生活风貌,沉稳的有度的笔触又透露出画家在喧闹中的那份宁静与超然,吴冠中善于在寻常的生活景致中,捕捉瞬间的情感刺激。同时倡导笔墨当随个人,他从不强调笔墨单纯的美感,认为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笔墨,价值等于零,为此在创作中极为注重具体事物与形式因素的结合所带来的新视觉意象,从而寓情于景,将艺术人格外化于万物,表现出独特的东方审美情怀。在吴冠中的画面中,每一个色块之间都存在着内在的照应关系,它们相互映衬、相互影响,从而使得画面整体生色。

庞均 早春 2014年作

▲ 吴冠中《夕照渔港》1980-1993年

布面 油画 88×179.5cm

在中国绘画史中,吴冠中无疑开辟了一条跨越传统程式、融汇中西的艺术道路,他不以文人自居,却在内心深处与传统声气相通,他不崇拜传统程式,却在传统中发挥出水墨语言的最大表现力,吴冠中将自己的一生总结为苦难的机遇,其绘画中的民族性格显示出一种叛逆的师承,又彰显出一个在新旧交替时代极力保留艺术人格的探索者的回应与挑战。

桂林山水甲天下,桂林的青山绿水是庞均最喜爱表达的风景题材之一,早在1978年艺术家就曾深入阳朔地区对景写生,几十年来对漓江景致的描绘贯穿始终。在《早春》中,庞均以清新明快的色彩和笔触描绘出早春时节的水光山色,画面下方倒映着群山的水面则同远山形成立于天地之间的镜像,极具动人的自然生气。

草原诗情

朝戈 蒙古史诗(三联画) 2005年作

布面 油画 62.5×200.5 cm x3

出生于内蒙古的朝戈,这块土地不但养育了他,更为其艺术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源泉。关于风景画朝戈曾坦言自然对于我的心灵的影响至少是这个世界对我影响的大半,她依托伟大的蒙古草原和她伟大而悠长的诗意,激励我创造一种关于草原的前所未有的,而又为人们熟识的富于新识别力的,诗一般的风景画。

南国风光

方君璧 香蕉树花园

1950年代作 纸本 彩墨 5267 cm

早在1925年,方君璧便回国执教于广东大学,当地的风土人情在这段短暂时光里给她留了深刻印象,随着画家此后辗转东西的艺术实践,方君璧对中西融合技法的运用也愈发游刃有余,她借助广东极具古朴意味的旧城,在《香蕉树花园》画面中用西方学院派的造型再现祖国本土的至美风景,以文化寻根的理念带给观者真正的民族眼光。

谭华牧 木棉 1950年代作

布面 油画 3949.5 cm

谭华牧在1949年流寓澳门,1956年,他从澳门返回广州定居,居于越秀山下,《木棉》即是此时期所作,描绘了于越秀山间俯瞰视角下的广州城市景色。木棉多盛放于早春2月,远远望去,一树橙红,生机勃勃,给人以奋发向上之感。清人陈龚尹在《木棉花歌》中形容之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越秀山麓附近自古多植木棉,《学海堂志》有载:花开则远近来视,花落则老稚拾取,以其可用也。谭华牧先生视角独特,择几支木棉枝干入画,辅以越秀满山新绿,呈现了木棉柔美而抒情的一面。

美丽的西双版纳

吴冠中 西双版纳河畔 1978年作

油画 画布 裱于木板 32.5×38 cm

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吴冠中开始在南方地区进行风景写生,1978年他来到西双版纳,创作了此件《西双版纳河畔》。面对西双版纳的风土人情,他曾言千里迢迢来到西双版纳,植物王国,密林深处竹林黑,傣家姑娘衣裙赤,笔底风光人人识。

亚洲第一瀑布

吴冠中 瀑布 1972 年作 木板 油画 44.549 cm

1972年吴冠中来到重庆万州写生,此处雄伟的亚洲第一瀑布万州大瀑布引其驻足写生。百丈素崖裂,四山丹壁开,没有广袤无际、气势磅礴的水面,亦无铺天盖地、如雷贯耳的激流,吴冠中在本件《瀑布》中以大音希声的淡然心境呈现出一番静谧的流水之美。

雪域高原

刘国松 拉昂错初雪 :西藏组曲之九十二

2007年作 纸本 彩墨 92186.5 cm

刘国松首次前往西藏早在1980年代,但他对西藏雪山的描绘,则在2000年登上珠穆朗玛峰后更有突破性的进展。2000年夏,刘国松受邀前往西藏大学讲学。课程结束后,他携家人启程前往珠穆朗玛峰基地营,经历数天的行旅,终于得以一睹壮丽雄奇的美景:云海气象万千,在阳光的照耀下瞬间光影流动。雪峰若隐若现,迂回闪烁,令艺术家如痴如醉。西藏归来后,刘国松开始创作西藏组曲系列。

迷幻绚丽九寨沟

刘国松 火花海浮冰:九寨沟系列七十一

2005年作 纸本 彩墨 75x99cm

2001年开始刘国松进入九寨沟写生,一次途中,因结冰路滑发生危险,但正是这段死里逃生的经历,令画家抵达九寨沟时,发出无限感慨:每一个海子的颜色都不同,同一个位置的颜色也不同,走过生死关,对美的感悟更深。为表现九寨沟迷幻绚丽的美,艺术家以渍墨法,即是用不吸水的描图纸重叠渲染,利用水墨和纸张相互反应的不可预测性,作出自然的水面波纹效果。

大凉山的无际星空

何多苓 1970 年彗星与火把节之夜 1984 年作

纤维板 油画 67.597.5 cm

1970年,在四川西南部大凉山无边无际的群峰之间,作为知青下乡的何多苓躺在一片严寒季节里厚重的枯草地上,发现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悬挂在夜晚的天空长达半月之久的一颗彗星。自此,何多苓每晚拿出自己全部的自由时间观察着这颗彗星,如恋人般密会,如老友般倾谈。对这段静悄悄的往事,何多苓感慨良多。他说:彗星是很神奇的东西,能够遇到的人,注定也是不同的,我此后的人生仿佛被这颗彗星所感召。14年后,何多苓终于将这些珍贵的青春回忆搬于画布之上,创作了这件《1970年彗星与火把节之夜》。

纽约中央公园之冬

朱沅芷 中央公园冬景

1940 年作 布面 油画 5066 cm

1940年,已经返回纽约的朱沅芷不断于身边生活进行取材,中央公园是其每日散步思考创作的必经之地,因后方高耸的巨大建筑同前方的园中景观形成鲜明对比,结构十分入画,成为其描绘的首选之地。

水城威尼斯

庞均 远眺圣马可大教堂

2015 年作 布面 油画 180250 cm

2015年
东方文明─庞均个展在威尼斯圣玛莉亚圣殇学院开幕,威尼斯无论是停泊着贡多拉的泻湖,还是庄严肃穆的圣马可大教堂,都强烈激发着庞均的创作欲望,他以坚实的线条而极具动感与张力,在水天一色的异域风景中呈现出源自东方的灵韵。

心象之景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艺术家将眼前的具象风景化为内心深处的心象之景,如朱德群、洪凌、李华弌、周春芽等,他们在虚实之间提炼出中国风景意象的大气神韵,彰显出中国风景画创作的民族精神与多元脉络。

朱德群 瑞雪 2002年作 布面 油画 129194cm

朱德群对于雪景题材表现的热爱,可以追溯到他在 1965
年的阿尔卑斯山之行。彼时,他登上欧洲屋脊白朗峰,目睹苍茫无垠的雪峰,从而激起了崭新的创作灵感。雪山归来后,艺术家开始将高纯度的白色颜料应用到画作之上。本件《瑞雪》整体风格清新素雅,画面中心细碎的彩色圆点,隐约缥缈,
渲染出梦幻的田园之感。而后方白色的部分正如其对阿尔卑斯山终年不化的白雪的回忆。如恩师吴大羽所言:绘画即是画家对自然的感受,亦是宇宙间一刹那的真实。

洪凌 天放 2014年作 布面 油画 190250.5cm

洪凌爱山,尤爱黄山。近年来,他选择与优美的自然山水对望、相守,将其工作室扎根于黄山之中。受此情怀的熏陶,洪凌更加追求在精神层面上对西方风景绘画与东方传统山水创作的融汇。在《天放》的表现上,艺术家借助其内在意象来把握外在景象梅,画面即保留了客观的梅树形象,又提纯了精神内核,将梅花的傲骨神韵与画家的心性完美对位。正如艺术家所述:在与自然生命相处、表达、付出的同时一步一
步地隐退自己,使自我变得无企图,朴素地躬身劳作,像农夫一样,把自己的生命在抛洒中融入万物,获得生命整体的精神升华。

李华弌 夏山云雨 2007 年作 纸本 水墨 16086 cm

1982年李华弌移居美国,在强烈的文化冲击下,他的山水画开始结合抽象表现主义式和结构主义的戏剧性构图以及宋代山水极具张力的审美意象。《夏山云雨》作品中,巨山险峰的局部峭壁浸润在云雨中,烟雾笼罩,迷蒙虚幻,隐约透出细致描绘下山石微小的纹理和造型奇异的蟹爪树,此纪念碑式的崇高感即为艺术家心中的风景。

周春芽 中国风景 1993 年作 布面 油画 194130.5 cm

周春芽的中国风景并非是中国本土化意象的符号化表达,而是用一种充满趣味的重构来挑战习以为常的正统视觉,他不满足于文人画石的内敛性格,转而以冒险性的艺术实验来实现极富反叛性的图像表达。同时,发挥了与中国书法书写性有关联的绘画性传统,使画面中劲松的根根枝条、太湖石的层层结构都透露出苍劲有力的笔墨气韵,书写出当代文人的胸中丘壑。

中国嘉德2018秋季拍卖会

巡展 Exhibit

10/27-10/28

武汉大学 万林艺术博物馆

预展 Preview

11/17-11/19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拍卖 Auctions

11/20-11/24

嘉德艺术中心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