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国际 艺术家 姬子把山水画的展现主旨重新归来到山水画伊始的原点上,笔者老爹因艺术而生平

姬子把山水画的展现主旨重新归来到山水画伊始的原点上,笔者老爹因艺术而生平



  贾方舟:穿越时空纵横天地关于姬子近期的墨道山水

图片 1

  近两年姬子先生的画风突变,真让我刮目相看。先生已是近70的年龄了,在艺术上尚如此精进不懈,很是让我感慨。

昨日,从著名策展人王春辰朋友圈得知其父王云山先生已于2015年7月8日上午9点48分与世长辞,享年75岁。王春辰在微信中说到:先父姬子于7月8日上午9:48分去世,享年75岁。10日早8点半在宣化殡仪馆举行祭奠。他半个月前身体疼痛,去医院看病查出癌症晚期,已经扩散,无力治疗,早些都认为是他类风湿关节炎疼,没成想是癌症所致。事业未竟,竟此永别!我们将永远地纪念他、推动他的艺术。阿门。王云山先生
号云山姬子王春辰在微信挽怀到:祝福父亲往生福乐,阿门。遵父愿,回宣化安葬,与故土先人同在。王春辰微信姬子先生半月前因身体疼痛不适,去医院检查后不幸竟是癌症晚期。王春辰讲到:父亲前几天能迷迷糊糊说话时,说他的使命没有完成,我是知道这其中的意味,他是清寒了一生的人,但又一辈子在纯粹地探索他的艺术。我走上艺术之路多有曲折,实际是深受我父亲影响才走向它的。我父亲因艺术而一辈子,而又向它而去。​姬子作品姬子简介姬子,号云山姬子,原名王云山,1942年出生,河北宣化人。专攻中国山水画,山水作品分为三类:笔墨山水、冰雪山水、墨道山水。最早十年学习古典传统与现代传统;十年探索形成自己风格的笔墨山水;又十年以自己风格的笔墨山水作为进一步再实践的起点,探索出了个人风格的冰雪山水,创造了雪麻皴、雪劈皴、雪蜂窝皴、雪髅皴等技法。艺术评价*贾方舟:穿越时空
纵横天地关于姬子近期的墨道山水近两年姬子先生的画风突变,真让我刮目相看。先生已是近70的年龄了
,在艺术上尚如此精进不懈,很是让我感慨。姬子的新作主要体现在《墨道系列》和《构成系列》中。在这两个系列中,画家突破了山水画的传统格局和惯常手法,放弃了以往那种对物理时间秩序的遵循,完全进入自由调动时空的主观表现状态。姬子的新作正是以一个现代人的视角和手段,从多种角度表现出自然的万千气象,创造了一种雄浑壮伟、大气盘旋的墨道山水。特别是他那些融进了强烈色彩对比的作品,是一种更富有奇幻效果和宇宙意识的自然景观,是一个现代山水画家返回传统山水画观道原点后创造出来的新图式、新境界。姬子先生老骥伏枥,衰年变法,使自己的艺术进入佳境,值得祝贺。2009年4月27日
于北京上苑​姬子作品
殷双喜:道法自然姬子先生的水墨,出自传统,但又不拘传统,来自自然,但又超越自然。在笔墨方面,他能够自由运用积墨皴染,表现出生动大化的云水形象,元气淋漓。但在构图方面,他却超越了时下山水画以自然山水丘壑为构图模版的写实路线,而是自由组合山川万物,疾云劲水,冰川荒漠。我感觉到姬子先生的作品,其美学意趣显然不是中国传统山水画以人为视觉主体的中观山水或近观山水,而是蕴含了现代人对宇宙认识和反思的宏观山水。进而他的意趣不在山水,而是借山水以澄怀观道,反思宇宙和人类的前世今生。姬子先生的作品自有其道,这个道就是人的生存尊严,它表现为人对自然的亲近和对生命的敬畏。2009年5月25日
于中央美院姬子作品
[美]
柯提斯卡特:打通传统与当下*姬子属于中国当代艺术完全不同的方面。中国当代艺术不知不觉地采用了受西方影响的艺术方法,显得相当浮华。姬子和其他选择中国笔墨绘画媒介的画家,都积极地去探索传统哲学-艺术方法与当代经验之间的有意义的联系。这并不意味着仅仅按照过去的大师的方式去创作绘画。相反,姬子的绘画通过探索画面空间的描绘、多样的墨彩和笔法,获得了它们自身的一种独创价值。他的媒介是笔墨绘画,或是某种建构形式的变体。姬子属于中国当代艺术中关注中国绘画的构成内涵以及构成当代水墨绘画的内涵的主流运动中。这些争论关注了这种媒介涉及的传统观念以及现代抽象与表现理论的影响。这种传统继续着,尽管在事实上,水墨画的物质媒介与今天的媒体艺术的复杂格式相比,显得安静、温和。它的成就几乎在于哲学与美学的理解及技法,这些都需要个体的艺术家来掌握。从事水墨绘画的艺术家都有一种愿望,就是创造的艺术要扎根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而是努力去创建今天的新中国的有意义的生活符号。姬子的水墨绘画意味着参与到建立笔墨绘画在中国的当代艺术世界的重要地位的现实对话中
。柯提斯卡特系国际美学协会主席、美国Marquette University美学教授

  姬子的新作主要体现在《墨道系列》和《构成系列》中。在这两个系列中,画家突破了山水画的传统格局和惯常手法,放弃了以往那种对物理时间秩序的遵循,完全进入自由调动时空的主观表现状态。姬子把山水画的表现主题重新返回到山水画初始的原点上,即所谓澄怀观道。

编辑:孙毅

  姬子的新作正是以一个现代人的视角和手段,从多种角度表现出自然的万千气象,创造了一种雄浑壮伟、大气盘旋的墨道山水。特别是他那些融进了强烈色彩对比的作品,是一种更富有奇幻效果和宇宙意识的自然景观,是一个现代山水画家返回传统山水画观道原点后创造出来的新图式、新境界。

  殷双喜:道法自然评姬子的绘画

  姬子先生的水墨,出自传统,但又不拘传统,来自自然,但又超越自然。在笔墨方面,他能够自由运用积墨皴染,表现出生动大化的云水形象,元气淋漓。但在构图方面,他却超越了时下山水画以自然山水丘壑为构图模版的写实路线,而是自由组合山川万物,疾云劲水,冰川荒漠,其中有日月若出其里,有异光照亮洞穴,有石柱自天而垂。不仅使我感受到亘古洪荒的苍茫之气,而且还产生了现代科幻大片那种宇宙寂寥。间或有鲜艳的斑驳彩色和神秘的线条纹样出现在其中,于不和谐之中令人悚然。

  我感觉到姬子先生的作品,其美学意趣显然不是中国传统山水画以人为视觉主体的中观山水或近观山水,而是蕴含了现代人对宇宙认识和反思的宏观山水。进而他的意趣不在山水,而是借山水以澄怀观道,反思宇宙和人类的前世今生。

  我个人对姬子先生的作品深感奇特,觉得他的作品既传统又现代,既与我们的时代保持距离,又切入了现代人只重物质,精神虚无,淡漠历史,不思来路与去处的生存现状。

  姬子先生的作品自有其道,这个道就是人的生存尊严,它表现为人对自然的亲近和对生命的敬畏。道法自然是艺术家对自然的体验过程中所生发的广阔、灵动、生生不息的精神空间,是一种永无止境的绵延和生命冲动,是对有限空间的超越,只有领悟了道法自然的真谛,才能给山水画以富于生命力的境界,同时也是具有历史感的世界。

  阿瑟C丹托:姬子的绘画:飞腾的世界

  姬子的某些作品有些是用中国传统水墨山水风格画的,但是它们和我在纽约大都市博物馆收藏的作品中看到的那些安详、禅悟的卷轴画不同。

  姬子作品的千山万壑沸腾着、震颤着,若湍流急水。人们感受到巨龙正处在焦灼的睡眠中。当它们苏醒之时,必纵身跃起。

  在姬子的绘画里,好像是变幻多端的云咆哮着鞭打着簇簇草丛,簇簇之草丛咬定根基,嵌入深邃的岩石土壤中。山川流水、海浪大地绵密相连,皆无分别。

  我的感觉是,这些作品具有同样的野性感,差不多是原始感。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展示了自然所隐藏的神秘,我们会发现一个小世界,和山川风景一样并不是荒蛮之地。

  姬子的山水让我想起柯勒律治描写沸腾的河水时那种荒原景象,宏阔的石头宫殿,散落的石头,纷纷地落入海洋中。

  我必须想知道的是我对梦幻与片断、岩石与河水的印象,是否有道理,如果我可以看到这些作品原作的话,这些绘画作品的实际笔触是否实际上传递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作者系美国著名艺术哲学家、艺术批评家)

  姬子:打通传统与当下

  [美]柯提斯卡特(Curtis Carter)

  姬子(1942-)属于中国当代艺术完全不同的方面。中国当代艺术不知不觉地采用了受西方影响的艺术方法,显得相当浮华。姬子和其他选择中国笔墨绘画媒介的画家,都积极地去探索传统哲学-艺术方法与当代经验之间的有意义的联系。这并不意味着仅仅按照过去的大师的方式去创作绘画。相反,姬子的绘画通过探索画面空间的描绘、多样的墨彩和笔法,获得了它们自身的一种独创价值。他的媒介是笔墨绘画,或是某种建构形式的变体。

  姬子属于中国当代艺术中关注中国绘画的构成内涵以及构成当代水墨绘画的内涵的主流运动中。这些争论关注了这种媒介涉及的传统观念以及现代抽象与表现理论的影响。这种传统继续着,尽管在事实上,水墨画的物质媒介与今天的媒体艺术的复杂格式相比,显得安静、温和。它的成就几乎在于哲学与美学的理解及技法,这些都需要个体的艺术家来掌握。从事水墨绘画的艺术家都有一种愿望,就是创造的艺术要扎根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而是努力去创建今天的新中国的有意义的生活符号。姬子的水墨绘画意味着参与到建立笔墨绘画在中国的当代艺术世界的重要地位的现实对话中。(作者系国际美学协会主席)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