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国际 艺术家 中国崭新的现代后工业社会产生了,画家邵戈先生也曾有过风格即责任的说法

中国崭新的现代后工业社会产生了,画家邵戈先生也曾有过风格即责任的说法

  一直以来总在思考这么一个问题:艺术家,特别是画家,其个人作品风格的形成究竟与哪些因素有关?其中最主要、最核心的因素是什么?诚然,在画家个人的艺术风格里,有自我禀赋的透露,有技法技巧的展现,有创作理念的传递,有思想情感的诉说,甚至有生命阅历的陈述等等。但这里要重点强调的却是有关个人担当意识与社会责任感的表达。换句话说,笔者认为,从某种角度与意义上来讲,担当和责任才是艺术家个人风格形成的最关键因素。对于这一点,画家邵戈先生也曾有过风格即责任的说法。

内容概要:评艺术大家邵戈“城市水墨”的现实意义
——评艺术大家邵戈“城市水墨”的现实意义艺术品是艺术家最好的自传。邵戈的代表作《城市垃圾》系列,确立了他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现代是后工业——知识信息社会。后工业社会能源危机,环境生态危机,所产生出来的一种文化倾向,对当代艺术家必然产生影响——关注或漠视。雨果说:“衡量伟大的唯一尺度是他的精神发展和道德水准。”有历史使命感的当代艺术家,必然“笔墨当随时代”——探讨当代艺术如何通过形式的革新达到对当代生活的表述。邵戈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全能画家,更是一位“现代绘画”的艺术大家。他“传统绘画”功力非常深厚,构图反映特别富有理想和感情的诗的境界。观赏他的传统绘画,无论山水、人物,还是花鸟画,都是一种艺术享受。比如他画人,以神带形,形简意深。而山水画,有时画得很密实,层峦叠嶂,间不容发;有时又画得虚空,云淡水清,一片空灵。从邵戈的作品广为人知并凸显其艺术魅力来看,更说明:艺术大家必须具备:一,有独特的个性和审美观;二,有不易仿效取代的技法难度;三,能够深刻地表现作者个人的创作意图和感情。邵戈的绘画,画不随俗,人不媚世。走进传统,而且能反出传统——到古人未到处。艺术创作上的反叛精神是艺术生命的基本动力。新思想、新观念必然催动新艺术的诞生。伟大的艺术家,必然创造一种伟大的文化。那么,
当代绘画艺术是怎样的一种图式呢?万物皆有道。传统社会产生传统绘画艺术。当代社会的艺术具有不同于前人的艺术特点和鲜明的时代风格——即与传统水墨画拉开距离。邵戈的绘画对题材、境界、符号等有极大的开拓,由现代生活导致的视觉观念变化,就会使当代绘画突破固有的模式,显现出新的审美特征和生机。邵戈使墨和色达到了符合民族审美特点,形式依旧是灰、白、黑的传统绘画形态。但她的构图却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思想和情感,
因为好的作品是有感而发的。每一个有使命感的画家该何去何从呢?在作品中融入当代意识和审美,是当代生活的题材和内容。绘画发展到今天,它不应该是简单的涂抹和自我消遣,也不应该去死守传统中程式化的套路。
今天是“开放”的现代社会,传统形态的中国画,应该如何向现代化过渡呢?
现代形态的中国画,必须传达中国现代人的思想感情。现代中国人的思想感情由现实生活所决定。
邵戈是一位对现实深刻关注且具有使命感的艺术家。许多农民开始离开土地涌入新兴的工业城镇。政府逐渐放开贸易和工业企业的经营权,用权力控制商人经营某些行业的特权开始废除,中国崭新的现代后工业社会产生了。这是一个全面开放的社会。每个时代都有它自己的标志。今天,人们称之为“经济信息崛起”的时代,移动电话、个人计算机及其他电子产品的出现,告诉人们,以农业产品为典型的农业社会在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中国开始进入现代信息的新时代。绘画开始对人生意义进行重新解说。邵戈在《城市垃圾》系列创作中,他所追求的是物体与感情之间的一致性,追求现代性就是追求当代艺术的提升。“画”就是历史。历史性是永远的经典。《离骚》今天被列入文学作品,但当时,屈原绝非想成为两千年后的文学家。他当时关心的是人生和国家的命运。邵戈现代水墨试验《城市垃圾》系列,力求表现工业文明的欢乐和痛苦,主题是环境破环,使得现代人类社会变成“生态危机”。正因为如此,邵戈才关心人生和国家的命运。卑之无甚高论,大师是制度和认识问题锻造的。在美学上有重大突破,以自身的努力与实践实现着自己对人类的抱负与理想。继承不是重复,一切在于创造,敢于创新。适应变革时代的需要,去开辟新的非传统的现代艺术。将传统的水墨、符号、语言以及色彩用现代创作思想及方法重新“构图”组合,把个人的主观意念在画面上体现出来。当然,邵戈的绘画是万古长青的,同样,也是历史的不朽绘画。重写于2009年11月淡泊堂

  众所周知,对于画家来说,责任分为个人责任与社会责任两种。所谓的个人责任,它侧重于自我的观照和满足,就是能够通过绘画作品把自己的擅长喜好、情绪情感等抒发出来,以完成自我精神的宣泄和舒畅。我常把它比作绘画的小资主义。而社会责任却不同,它是超我的塑造,它要通过绘画作品来为祖国河山立传(李可染语),来反映作者所处的这个社会与时代。我常把它比作绘画的大任意识。当然,无可否认,画家作品风格的形成和确立,与个人责任和社会责任都有着紧密的关联。但当今太多的画家在毕生的艺术追求和实践中,仅仅完成了个人责任,而对社会责任却似乎没有触及到,更没有肩负起。

  梳理整个美术史会发现,从古至今真正具有大任意识,并确立自己艺术风格的画家其实并不多,甚至寥若晨星,而具有小资主义,且形成自家面貌的画家却不胜枚举。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一是与画家本人的性格性情,以及思想觉悟有关;二是与画家自身的欣赏水准和绘画水平有关;三是与画家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所受感染的社会风气有关。但做为一位画家,倘若其作品里反映不出所处时代的风貌特点,流露不出所在社会生活的相关信息,则算不上是真正的成功。由此也使我联想到吴冠中先生发表的一百个齐白石抵不上一个鲁迅的观点,其实指的正是关于绘画的社会功能性问题。要让人们看过你的作品能够产生心灵的震撼,通过你的作品能够得到生活的启悟,透过你的作品能够感受时代的思考,这才是了不起的画家,才是了不起的画作。

  所以邵戈先生说:对于艺术家来讲,画什么比怎样画更重要。。。。。。优秀的艺术家都知道,画什么这一概念不仅仅指绘画的内容和题材,更重要的是:在创作时,如何看待我们这个社会和人生。同时他还说:对于真正的艺术家而言,绘画不是休闲,它是一种具有使命感的呐喊和对美好人生的启迪。将如何看待我们这个社会和人生做为一切艺术,特别是绘画创作过程中的自觉性思考,并将绘画赋予使命感和启迪性功能,这无疑是一位画家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体现,当然其中也包含了个人责任意识的表达。而当社会责任与个人责任完全融合统一的时候,便一定会诞生出无愧于时代的艺术家。

  因此我们细观邵戈先生的所有作品会有这样的发现,他不仅有着扎实的传统功力,以及多方面的绘画才能,对传统花鸟、人物、写意山水等均有着精湛的笔墨表现,而且对前沿艺术和实验水墨也有着大胆的尝试。他一方面立足传统,在传统的广阔空间里深入汲取营养,并试图找到能够与古人进行自由交流的情感密码和笔墨语言;而另一方面又积极创新,但这种创新并非一般意义与形式上的创新,也绝非像很多画家那样打着创新的幌子,实质却是以此来掩饰自己传统笔墨功力上的不足,或是以此来刻意地、做作地进行标新立异。但邵戈先生却不是,他带着独立且成熟的思考,以及一位艺术家特有的担当意识和牺牲精神,用一种全新的艺术理念来进行绘画的前瞻性探索与变革性实践,无论在使用的工具上,还是在绘画的题材上,无论在笔墨色彩的运用上,还是在主题主旨的赋予上,都有着崭新的、与众不同的表现。也许他的探索和实验最后会失败,但正如他自己所说:即使失败,其实也是成功,因为可以给后人提供一个反面教材,使他们少走弯路。

  而邵戈先生绘画上的创新和探索主要表现在他的城市题材的水墨作品里。他的这类作品以最不受中国画家关注,且看似最丑陋肮脏的城市垃圾为主要表现对象。这里其实涉及到了黑暗题材绘画的创作性问题。所谓黑暗题材绘画,指的是通过现实生活中一些具体形象的突出刻画,在视觉上激起观赏者震撼、愤怒、忧伤、惶恐、焦虑、担心等负面的情感反应,从而引起人们对自身和社会的深思为首要诉求的绘画艺术形式。在中国由于政治、文化以及大众的传统审美取向等诸多因素,黑暗题材的绘画作品并不多见,甚至包括理论界也较为忽视这方面的提倡和研究。但笔者认为,黑暗题材作为绘画题材的一个方面,只要是不以纯粹追求感觉刺激为目的,而是和现实有着紧密关联,便同样能够起到警醒、启迪、教育等积极作用。而且由于其负面的表现形式,可能会比正面的歌颂、赞美、抒情等更能引起人们对某一事物或事件的深度关注,也更能激起对真善美的向往和追求。所以在当代,在我们身边,其实更需要黑暗题材的绘画作品出现,因为太多歌功颂德、扬名得利、温情浪漫的作品会容易让人迷失自我,甚至盲目自大。当然,黑暗题材的绘画作品必须要具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要通过一种现实感、批判性和警示性的艺术创作使人们对人性和社会之丑恶处,对人类的自我破坏与毁灭等感到恐惧,从而才会反省自己的思想行为,才会警惕灾难的降临,才会意识到克制自我欲望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我想这应该也是邵戈先生之所以选择以城市垃圾为主要表现对象的重要原因。

  通过对现实生活中城市垃圾系列的重点刻画,来反映现代工业文明在带给我们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负面的影响,邵戈先生的作品无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当代绘画艺术创作的人文范本。他怀着一位文人画家所具有的高度的社会良知与责任感,站在当代人的角度来反映当代人的生存状态,来关注当代人的行为道德,来解剖当代人与当代社会存在的某些陋习与丑恶。可是邵戈先生的《城市垃圾》系列作品并没有全面反映出当代社会所存在的各种问题,只是对某一方面或某一现象进行了艺术化的表现。换句话说,在绘画艺术创作的道路上,需要我们进行反映与表现的有关时代性的社会问题,或者社会现象还有很多,我们要积极思考与充分发掘。从这一点看,邵戈先生无疑给我们树立了标杆,做好了榜样。当然,除了邵戈先生之外,还有一批艺术家也在默默地从事着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类似于此的艺术性创作,同时也诞生出了一批优秀的画作,比如高小华的《为什么》、邵增虎的《农机专家之死》、毛旭辉的《水泥房间里的人体几种状态》《剪刀》、张晓刚的《幽灵》系列,以及他的《黑色三部曲惶恐、沉思与忧郁》,还有曾梵志的《协和三联画》《面具》系列等。正是因为有邵戈等这么一批艺术家们的存在,让我们从绘画这一艺术门类上看到了诸多社会现象与社会问题。这与其他文艺形式不同,绘画的艺术表现似乎更具有可观且持久的文化情感与永恒的精神内涵。

  而文化情感与精神内涵需要有笔墨色彩等绘画的基本要素来传达,所以最后再谈一下邵戈先生城市题材水墨作品的笔墨色彩等问题。首先要说明的是,邵戈先生是一位极为热爱本土文化的画家,对本民族的传统文化艺术怀有至高的尊敬,他写过,也发表过很多与之相关的文章和言论,比如《宣纸是中国的土地》,比如我们应该整体理解水墨的精神,不应在那里津津乐道怎样去画一根线条,怎么有味,应心平气和,认真对待古人为我们留下的传统,看能否给它带来新的生命和内涵。真正传承和发扬古人原创性的精神内涵等。所以,带着这份理解和情感再来观看他的城市题材水墨作品就会发现,他的探索和实验,其实并没有完全脱离,或者割裂传统,相反,保留了很多传统的绘画要素,依然有宣纸,依然有笔墨,甚至在画面里依然强调黑白、虚实、浓淡、疏密等关系。但无可否认,在创作的思维理念与具体的、丰富的表现手法上,与传统仍旧保持着特别大的一段距离。而这段距离恰恰是邵戈先生由传统走向探索创新之路的横向距离,也是他深入传统又奔赴前沿阵地的纵向距离。因此他的作品既有传统积淀,又有现代气息,既有笔墨图式,又有人文情怀。而最为关键的是,他始终保持着对整个美术发展史的清醒认识、对现实生活的深切关注,以及对艺术探索的敬重之心。所以他的每一回水墨语言的尝试,每一种结构关系的处理,每一块材料色彩的搭配,甚至每一次主题主旨的赋予,都极为严肃和谨慎,都是以生命感来作为全部艺术活动的基础(邵戈语)。

  对于生命感,每一位艺术家在创作中都应当怀有,都应当在自己的每一幅作品里给以表现。只有这样我们的笔墨才厚重洗练,我们的色彩才异常动人,我们的主题才饱含情愫。也只有这样我们的作品才足以震撼心灵,才足以启悟生活,才足以感受时代。在邵戈先生的作品里,有书写、有泼墨、有勾勒、有渲染、有拼贴、有喷射、有拓印、有加粉等众多表现手法的运用,以充分发挥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功能,以及内涵孕育与视觉冲击的双重效果。另外其画面多以黑白灰做为主色彩,既吻合城市垃圾的实际色调,又反映了从黑暗题材作品里爆发出的那种对生命之痛、对社会之恶的冷冷拷问。

  也许对于绘画艺术的探索与创新来讲,做到以上所说的这些还似乎不够,可能还需要我们从更多方面、更多因素上去考虑、去实践、去证明。但我相信,且坚定地相信下去,只要紧紧贴住时代、贴住生活、贴住人性、贴住艺术发展的自身规律,就一定能够取得最终的成功。

注:本文作者王进玉,系作家、书法家、艺术评论家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