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国际 收藏拍卖 在上世纪20年代由天津至上海,所以父亲更加感到这两方印情谊的深重

在上世纪20年代由天津至上海,所以父亲更加感到这两方印情谊的深重

继王少杰刻铜展之后,古文化街民俗文化馆将于明日举办民国画家彭钝夫画展,展出画家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创作的精品,其中有立轴、册页、手卷、扇面以及画家生前用过的文房四宝精品等。这些展品均由画家后嗣彭成秋提供。
彭钝夫名昭义,在上世纪20年代由天津至上海,师承和结识名家金北楼、任堇叔、冯超然等,并在上海挂笔单卖画;1932年回到天津后,与陈少梅为画友。彭钝夫在书法、山水、人物及仕女等诸多方面显示了过人的功力与才华。

图片 1

由天津市文改办、天津市文化产业协会主办,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孙其峰书画苑承办的“孙其峰小幅精品展”4月25日于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开幕。本次精品展共展出作品80幅,除小幅精品的花鸟、山水画外,还涵盖了部分孙其峰先生的书法及扇面。

编辑:admin

追忆老一辈书画家真挚情谊 为解先父生活艰难 少梅先生赠送名章

孙其峰先生,原名奇峰,曾用名琪峰,别署双槐楼主、求异存同斋主。曾先后从师于徐悲鸿,黄宾虹、李苦禅、王友石、汪慎生、溥松窗、秦仲文等名家。擅山水、花鸟、书法、篆刻,兼通画史、画论,其书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一些大型展览,并在日本、美国、西德、法国、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展出。在北京、南京、天津、大原、济南等地举行个人画展或书画展。是当代著名大画家及美术教育家。

1932年,彭钝夫返津,不久与陈少梅相识。二人一见如故,书画往来,情谊颇深。少梅非常关注上海画坛的情况,更喜欢听钝夫讲一些海上画家的逸闻趣事,甚至将钝夫从上海带回的精品画作反复观看,以感受画中带来的信息和优长。

孙其峰先生早年多画山水,后来偏重于花鸟画的创作,尤喜画雄鹰、松鼠和竹、梅、松、柏等,他重视传统书画的笔墨神韵,兼融西画技法,继承了文人画重文的优良传统,在绘画、书法、篆刻和画论诸方面,都获得了很高的成就。先生曾在《谈谈花鸟画的发展问题》一文中将写意花鸟画概括为十六字:“不求形似,不离形似、貌离神合、似非而是。”这是他对形神理论的高度概括,也是他对“写意”绘画的独具见解的诠释。

谈及先父与少梅间的真挚情谊,彭成秋感慨不已。随即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古色古香的收纳盒,里面整齐放着几方印。他小心拿起其中一方,娓娓道出那段令先父铭感五内的赠印情。

本次在文交所展出的作品全部为孙其峰先生的小幅精品,展出作品的创作年代自上世纪80年代起至今,较全面地将孙其峰先生的艺术面貌展现出来。

彭成秋曾听父亲讲,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不久天津沦陷,湖社画会天津分会难以维系,被迫中止。彼时陈少梅避居天津英租界,以卖画为生,粗茶淡饭,不求闻达。父亲彭钝夫去看望他,两人对国家命运都感到忧虑,纷纷生发出这个世道靠卖画维生也不那么简单,甚至连静下心来作画的环境都没有了的感慨。那天二人聊到很晚,少梅送父亲出门时天色已全黑。临分手时,少梅放在父亲手中一个纸包,嘱道回家再看。当时也不知是何物,只看到用宣纸包了好几层。

京津画派在近两年的书画市场上,表现始终处于平稳上升的态势。自去年保利秋拍爆出亿元天价后开始,京津画派在书画市场上迎来了又一波热潮。而对津门画家而言,老一辈画家仍然处于“行情补长”阶段,在未来价位上还会有强劲的上涨空间。与孙先生同时代的程十发、陆俨少等老先生,他们作品的市场价格早已上涨到几十万、上百万,故孙先生的作品其未来收藏和投资价值自然是无需多言的。

回家后,父亲打开一看,原来是两方印:朱文是少梅,白文是云鹤,边款刻有己巳二月为少某先生作,非厂并记。当时父亲的心情既激动又不安。在那个动荡的年月里,人们每天都为吃饭发愁,少梅此举必有难言之情。所以父亲更加感到这两方印情谊的深重。在后来的岁月里,在生活艰难的时候,如果父亲用这两方印章盖在所画的仕女图上,拿到南纸局当然能多换点钱,但父亲却不愿那么做,他一直把它当作一种用金钱无法代替的情谊,收藏着,从不示人。

书画作品的价值在尺幅上并没有某种“一定之规”,小幅精品蕴藏其中的气息并不弱于大幅作品,在行家眼中,一副作品的好坏更不应当从尺幅衡量。由于今年艺术品市场持续火爆,拥有一副像孙其峰先生这种级别画家的大幅真品、精品越来越难,并且每幅作品都收藏价值不菲。此次,天津文交所与孙其峰书画苑合作,推出孙其峰先生的80幅小幅精品以飨津门,欢迎广大收藏家和爱好者前来赏鉴雅存。

后来,晚年的父亲遭遇了文革。病重期间,他取出这两方印,用手触摸着,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对往事的回忆和思念,深情地对我说:家有印章上百方,唯这两方最珍贵,这是当年陈少梅所赠,因此要倍加珍惜。

展览时间:4月25日——5月5日  上午9:30—11:30  下午14:00—16:00

时光流逝,父亲和陈少梅先生眼下均已作古多年,而这两方印虽历经文革、地震等劫难,却依然完好地被保存下来。几年前,这两方书画印面世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天津美术学院教授何延喆先生在他所著的《陈少梅》一书中写道:在陈少梅的传世画迹中,这两方印均见于30年代中期以前的作品。在古今画家中,将印信赠予他人的情况异常少见。少梅此举是否有深刻的背景和难言的情状,尚待进一步考证。不过这两方印章对于研究陈少梅作品的断代及艺术的发展进程无疑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而在《陈少梅与彭钝夫》画集中也有这样一句话:彭钝夫的遗物中,有两方陈少梅的书画名章,为于非闇刊刻。这是在天津沦陷,书画萧条时期,时局动荡、画家生活艰难,陈少梅把自己的名章送给彭钝夫,让他以自己的名义卖画,因为那时陈少梅在京津地区已颇有画名。陈心目中,二人画风接近,画艺难见伯仲,以此来解画家生计艰涩。彭钝夫十分感动,一直珍藏此印,说自己虽未用过此章,但这份信任,这份情谊,让人终生铭感五内。

都言青龙潭水深,不及少梅赠印情。彭成秋被先父与友人的这份真挚情谊深深感动,每当清静时,他都会把这两方印放在案头,恭敬地观赏并触摸,总会生发出一种亲切感,好像在聆听他们的教诲、领悟人生的真谛,求索着老一辈书画家那鲜为人知的书画情缘。

编辑:陈荷梅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